中國高鐵領跑世界

論壇圓滿舉行

衷心感謝各界熱烈支持


梁建英女士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

副總經理、總工程師

【(左起) 香港工程師學會「師傳計劃」成員陳嘉鈴小姐、團結香港基總幹事鄭李錦芬女士、工程及科技學會香港分會陳會長、香港工程師學會理事、鐵路信號工程師學會香港分會副會長張年生工程師、中車四方股份公司副總經理、總工程師梁建英女士、前港鐵學院校長、前香港鐵路有限公司人力資源總監張少華工程師、工程及科技學會香港分會前會長、十方有限公司主席及運基顧問有限公司行政總栽張子惇工程師、香港工程師學會副會長源栢樑博士、奧雅納工程顧問集團信託董事局主席陳嘉正博士合照留念。】


論壇內容

​​​​​​​中國高鐵的成就

中國高鐵近十年快速發展,得到的成就可分為九個方向:

一:中國高鐵成就舉世矚目,中國高鐵的運營里程規模已達到世界第一,國家於2004年發布了中國鐵路中、長期路網規劃後,開始進行有計劃、有步驟和有組織的推進,四縱四橫的鐵路網絡,已於今年全部實現。

中國鐵路運營里程共2.5萬公里,佔了全球運營里程百分之60以上,高速動車組數量有3000組,是全球動車保有量的百分之50以上,近十年來中國所有動車組累積運營里程,已達到61億公里,約可環繞地球15.25萬圈,單列車的動車組最高運營里程亦達到568萬公里,目前在路網規劃上還在持續建設,我們在2016年8月份,對中、長期路網規劃作了一次調整,改為八縱八橫,在2002 (2020?) 年我們國家的鐵路線要達到15萬公里,其中高鐵線路要達到3萬公里。

二:綜合運輸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在1994年,中國列車運行時速160公里,到了2007年已提升到250公里,2017年更增加至350公里,運輸客流量亦不斷增加,1994年客流量每年10.3億人次,2007年增至13.6億人次,到2017年達到30.39億人次,其中高速組運輸的有17.13億人次,佔了整個運載量百分之56以上。

三:將鐵路運輸納入軌道交通的整個大運輸體系建設,我們目前已實現鐵路幹線網、城際鐵路網和城市鐵路網的三網融合,形成了規模化和網路化的運輸體系。

四:由於中國幅源遼闊,縱橫五千公里,這麼大的國土面積,就會有非常複雜地理環境和條件,在過去十幾年的高速動車組發展中,我們不斷創新、探索、摸索,力圖發展出能適應中國複雜環境的動車,目前已研發出35種型號動車組,能適應平原地帶、山丘地帶、高原地帶,亦能適應高溫、高濕、高熱、高寒和高海拔、高紫外線及高風沙等等,令我們的普析及研發平台有更全面的發展,足以挑戰全世界惡劣環境,向全球提供所需的動車組。

五:中國已構建完善的產品普析,目前已形成涵蓋速度160到350公里的動車組,既可以滿足提速要求,也可以滿足新建的鐵路需求,動車亦可根據用戶需求,作不同車種設置,例如可設為臥車、坐車、餐車、商務車等。

六:我們整個綜合技術指標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無論是在運行速度、安全、可靠性和節能環保方面都達到優良水平,例如最新投入服務的復興號動車組,人均百公里只耗3.8度電,較飛機人均耗電13度為低。

七:我們投入的基礎研究,已突破大量核心技術及解決了一系列重大工程問題,包括克服了轉向架、舒適度和動力學等等難題,形成自主開發能力。

八:我們建立了全鏈條產業鏈,不但動車組有主自研發能力,供應商平台亦有自主開發能力,採用一對一形式,提升產業鏈能力,不斷進行國產化,打破外國壟斷,令動車組可以健康持續發展。

九:利用大數據技術建立了高效運營服務體系,由專家密切監察動車組運行情況,將發生的情況進行診斷、預測及評估,打造高水平維保體系。

陳嘉正博士

【 陳嘉正博士率先致詞,為中國高鐵領跑世界專家論壇揭開序幕 】

高鐵發展到今天,實際上對整個社會的經濟影響非常廣泛,首先為我們的出行帶來極大方便,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促進了城市一體化時空隔核的轉變,對經濟發展帶來深遠影響,第一是緩解運輸壓力,改善出行品質,第二是縮短了時空距離,加快了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因為高鐵是一個大系統,涉及多個環節,所以不僅拓展城市空間佈置和發展,提升城市之間人、財、物交流,同時帶動建造動車裝置所需相關產業發展,及激活旅遊市場。

中國高鐵創新的歷程

中國高鐵發展有賴非常深厚的原始技術和能力積累,在2004年前我們已形成了一些鐵路研究製造的技術基礎、近千家上下游的配合企業、適應市場新產品的研發及多種機車、客車和貨車研發經驗等,累積了足夠的自主研發能力。

1952年我們自主研發了第一台蒸氣機,1958年研製了第一台的電力機車和內燃機車,同時在1958到1970年之間,攻克了多項技術難點,建成「成昆鐵路」,被聯合國稱為象徵二十世紀人類征服自然的三大奇之一,在1958年到2006年我們又建成了「青藏鐵路」,成為世界海拔最高的地方建設的一條天路。

另外一方面是在準高速技術領域上的探索,在這個階段已初步掌握了動力集中、動力分散型的內燃和動力電動動車組,同時開展了時速200公里以上的試驗研究,研究200公里以上氣動力學及在高速運行狀態下的輪軌關係等等,這些都為後來的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創新路上的另一個部分,就是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2004年1月我們發布的中國路網長期規劃中,要求引進先進技術、聯合設計生產、打造中國品牌,開啟了有中國特色旳中國高鐵創新之路。

這當中涉及四個階段,包括引進、消化、吸收、自主提升、全面創新及持續創新階段,而在整個創新過程思路中,總體必需要有高技術作為起點,在引進核心技術基礎上,實現核心技術的掌握,同時開始進行整個企業鏈的國產化和自主化。

引進、消化、吸收階段:在2004到2007年,我們實現了整個製造質量和水平提升,初步出現了動車的設計和製造平台。

自主提升階段:2007到2009年,實現了自主優化設計和系統培養以及進產品改進和能力建設等方面,雙管齊下,讓研發和製造能可以並前發展。

全面創新階段:這個階段的代表車型是C20 380A,這款車型在震動模態及動力學特性等多個方面都有巨大的創新點,而且完全沒有出現侵權問題。

持續創新階段:這階段已創立了技術創造自主體系的再造,完善了創新手段和建立了創新平台,以及快速訂製的能力,這個階段主要是面向多元化需求。

梁建英女士


梁建英女士

【 梁建英是我國高鐵裝備行業唯一女總工程師,主持研制CRH380A創造出時速486.1公里的世界鐵路最高速記錄 】

梁建英女士

【 梁建英女士指中國高鐵技術已成為「世界巨人」,她將中國高鐵技術成就總結為運營規模世界第一、綜合運輸能力全面提升等等。展望未來,梁建英強調中國高速列車創新發展,必定會著重安全、智能以及品質,而中國交通系统模式,認為將會是結合航空、高速磁浮、高鐵、城市地鐵、以及公路交通等空、天、地一體化模式發展,其中高速磁浮列車將會是重要的交通補充模式。 】

未來高鐵的工作

高鐵將會是未來綜合交通體系重要一環,我們將按不同需求,全面位提升裝備技術能力,包括服務需求、多樣訂製需要、環境適應性需求、可持續性發展需求和人員環境改善的需求,相信未來方向將會是多種類交通一體化模式,打造車車通訊和門到門的服務,而物流方面的需求亦會增加,另一方面,這些快速發展的新技術如何與傳統軌道交通有效融合,相信會為軌道交通發展帶來契機,例如新的材料、信息技術和新能源技術,而外國對高鐵未來的發展方向,與中國殊途同歸,包括高效、互聯互通、高智能、環保和更安全等方面,強調高速之下的安全性、舒適度和穩定性,而目前高鐵和航空在高速方面,兩者之間存在空白,高鐵最高時速約300百公里,飛機巡航速度約800百至900百公里,而我們正研發一種新的交通工具--高速磁浮列車來填補在這個空白,這種新型交通工具定義是運行速度550公里,研發速度是600公里,實驗速度是660公里,預計樣車將在2020年下線。

而在現有的軌道交通中,我們依然追求安全、效能和品質這三個大指標,之下可細分為安全性、智能化、綠色化、多元化和人因化等,將會增加大數據應用,提高安全性,並進一步實現多方面智能化,提升在途預警和主動預防等範疇,同時會在追求高速之下,兼顧環保節能,增加利用新能源。

座談會環節

張年生:中國高鐵與其他國家比較,競爭能力如何?

梁建英:中國肯定是法國、德國、日本等國家強勁的競爭對手,我們有這樣的信心,因為中國這十幾年的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不僅是運營和運輸能力上,亦在於軌道交通裝備整個能力的提升,有完善的創新體系,非常合理的研發流程,更重要的是我們已建成了一支能優秀的研發隊伍,我們也建成了自己的研發能力和載體,同時抱有開放心態。

張子惇:中國的工程技術已達到國際水平,與法國、德國和日本看齊。

張少華:香港高鐵開通改變香港和國內的旅行習慣,對發展經濟有很多影響。

張年生:國內現在鐵路網絡是八縱八橫,將來會否有機會坐復興號,從西九龍站到巴黎、倫敦?
梁建英:我認為很有可能,我們亦正在研製跨國互通的400公里高速動車組。

張年生:不同的新技術例如磁浮和美國的超迴路列車(Hyperloop),會高鐵的競爭對手還是有互補作用?

梁建英:我覺得這些技術都只能作為高速的補充,像高速磁浮應該是一個重要的補充角色,一個替代和互補的關係,將來的交通模式應該是航空、高速磁浮、高鐵、城際軌道車、城市地鐵,還有公路大、中、小巴之間的立體的空、天、地一體化交通模式。

張年生:將來有可能所有交通工具一票通行?

張少華:我覺得將來肯定會發生,因為只要有電子支付系統,現在小的城市已可以用,連票也不用買,用二維碼就可以過。

張年生:外國供應商人怎樣看聯網的問題?

張子惇:我非常期盼這一天可以到來,直接從西九龍坐高鐵到外國。

張年生:軌道交通工具可能取代飛機嗎?

張子惇:不同的交通工具還是有自己的角色,將來應該是不同交通工具放在一起一體化,再找出最好、成本最低的方式,一帶一路可以是一個平台走出這一步。

張少華:我們現在經常在談破壞性創新(Disruption Innovation),高鐵有甚麼破壞性創新?

梁建英:我想去改變一些既有的技術路線,做一些理論上的顛覆,才可以做一些破壞性的創新,這條路不易走,但我們還在不斷探索,希望再有顛覆性技術引領發展。

張年生:在高鐵方面,無人駕駛是否可行?

梁建英:這一定是可行的,但我們現階段是進行有人值守的自動駕駛模式。

張年生:香港與內地可否合作做人才培訓?

張少華:香港肯定在地鐵方面的經驗很豐富,在全球來說也是比較好,但在高鐵方面,香港需要多些時間累積經驗,內地經驗肯定較好,國家的技術在全球處於領先地位。

梁建英女士

【 梁建英女士稱,內地高鐵已形成「四縱四橫」高鐵幹線網,未來將向「八縱八橫」發展。目前,內地高鐵運營總里程2.5萬公里,佔世界60%以上。而且,綜合運輸能力亦全面提升,鐵路運輸速度由2007年時速250公里,提升至2017年350公里;旅客發送量亦由2007年13.6億人次,升至2017年30.39億人次。高鐵運營規模是世界第一。  】

創科博覽2018 中國高鐵領跑世界專家論壇圓滿舉行 

衷心感謝各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