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科技創新

    CBDC:數碼時代的貨幣新寵

    2020-10-28

    文章原載《經濟通》2020年10月27日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總監 水志偉、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 陳穎茵

    CBDC:數碼時代的貨幣新寵


    COVID-19顛覆了我們的生活方式,「無接觸」成為關鍵詞,商業模型亦朝「數碼化」方向發展。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愈加頻繁地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討論度直線上升,CBDC儼然成為了數碼時代的貨幣新寵。那麼,究竟什麼是CBDC呢?

    CBDC是一種由央行以數碼形式發行的貨幣。傳統而言,我們存放在電子錢包(比如支付寶,微信支付)裡的錢款由私人公司負責,對於使用者來說存在一定程度的信用風險。而CBDC則完全由中央銀行提供信用保障,使用者無需再擔心信用風險。本質上,CBDC即是一種數碼化的現金,可以在即將到來的數碼化時代為我們提供更可靠、更有效率的支付手段。

    特別的是,CBDC還可以支持離線支付。傳統的電子錢包需要在有網絡或者手機流量的前提下才能使用。而CBDC則跳脫出這一限制,將「數碼現金」的現金特徵發揮到極致。即便是在信號不佳的地下,或是信號網絡出現中斷,CBDC可以隨時隨地完成支付。

    根據世界清算銀行(BIS)的調查,現時世界上80%的中央銀行都在進行CBDC相關的研究。即便是美國、歐盟等曾經對CBDC持觀望、甚至保守態度的央行,都在今年轉變了立場,開始積極投入CBDC的相關研究。其背後一大推動力便是來自私人領域貨幣的競爭。例如Facebook就於去年公佈其數碼貨幣計劃Libra,旨在為全球提供更具效率、更低成本的支付方式。而另一個推力則來自於COVID-19的蔓延。CBDC為各國政府和央行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支付選擇,可在疫情之下以無接觸的方式將相關的紓困資金快捷、安全地發放到相關賬戶,降低病毒傳播風險。

    在眾多研究CBDC的央行之中,中國是領跑者之一。中國的「數字人民幣(DCEP)」項目早於2014年啟動,現時已經在深圳、蘇州、成都、雄安等四個城市進入試點階段。本月,深圳市羅湖區政府與央行合作,向市民派發共計5萬個,價值1,000萬元的數字人民幣紅包,可於3000多家指定商鋪消費。在短短的三天之內,有將近200萬的深圳市民申請參與這次紅包試點,足見數字人民幣的吸引力。

    CBDC:數碼時代的貨幣新寵


    而香港亦有自己的CBDC研究項目。2017年,香港金管局進行了名為Project Lionrock的CBDC研究項目,探索CBDC在B2B層面的運用。2019年,香港金管局在此基礎上攜手泰國央行,合作了名為Project Inthanon-Lionrock的項目,測試跨境CBDC的運行。展望未來,香港切莫錯失CBDC帶來的發展良機。香港應進一步推進自己的CBDC項目,積極與已趨成熟的數字人民幣項目合作,甚至對接。長遠而言,香港還可以與更多國家或地區的CBDC項目建立連接,以成為數碼金融網絡的樞紐,為轉型為數碼時代的國際金融中心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