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藝術創新

    内容科技可靠誰推動?

    2021-03-16

    文章原載《經濟通》2021年3月16日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藝術及文化研究主任蘇曉明、助理研究員林玥彤

    内容科技可靠誰推動?


    《2021-22年度財政預算案》於上個月新鮮出爐,同往年一樣,政府花了較大篇幅闡述未來一年針對科技創新的工作,香港科學園(科學園)和數碼港作為推動本地創科發展的雙引擎,亦會展開一系列的新工程。從文化創意產業的角度來看,科技發展與内容產業緊緊相扣,兩個科技大本營又能怎樣在科技方面支援内容產業,促進其蓬勃發展? 

    内容產業涉及電影、電視、音樂、漫畫、表演藝術等,在數碼/數據娛樂時代下,内容依然為王,是創意作品的核心,但内容科技亦日趨重要,與創意内容相輔相成。人工智能可助編劇一臂之力、大數據能讓製作公司更瞭解觀眾喜好……不得不承認,科技可以幫助創意工作者製作高質素文化内容,提供多種創作媒介和創新的可能,輔助創作之餘,還能提供精準的數據分析,為内容篩選和觀眾體驗帶來突破性進步,可見科技在内容產業的應用豐富多元。

    許多國内外的科技巨頭早已致力發展内容科技。以國外為例,串流平台Netflix雖然主打影視娛樂,實則更像一家科技公司,擁有自己的研究中心,在機器學習、數據分析、視訊及音訊編碼等領域有著扎實的研究測試基礎,以支援内容製作和播放業務,例如用推薦系統(recommender system)收集平台用戶的觀影習慣,再根據資料推斷用戶的觀影喜好,向他們推薦類似的電影或劇集,以增加用戶使用量。 

    以國内為例,騰訊則有自家人工智能實驗室(AI Lab),匯聚了大量科學家和工程師,長期進行實驗探索性技術項目,旨在將研究成果應用於遊戲軟件和内容等領域,去年一個成功研發的例子就有虛擬唱跳歌手兼作詞人「AI艾靈」,可見内容科技對内容產業創新發展的重要性。

    若香港能重視内容科技,相信本地内容產業的現況會有所轉機。繼政府去年在《施政報告》公布加強推動「藝術科技」後,内容科技的進程當然不容忽視,要成功培育出相關的生態圈,科學園和數碼港的參與不可或缺。作為本港規模最大、資源最富裕的科技園區,科學園和數碼港應作主導,支援中小型内容科技公司,讓他們有足夠資源及空間進行創新創作,並鼓勵他們與文化創意產業合作。
     

    内容科技可靠誰推動?


    兩個園區其實不乏此類公司,例如數碼港科技公司ConnectAR Limited便積極研發線上線下互動科技,主打擴增實境技術,將其應用於活動、展覽、零售等行業,而科技園公司ClusterTech Limited則曾與一家電影製作兼發行公司合作打造人工智能編劇程序。

    内容產業日新月異,科學園與數碼港若想有效地促進内容科技「落地」,首先要確保園區内的導師及顧問團隊對文化創意行業和行情趨勢有充份的認識,透過專業知識培訓,讓他們能在科技與藝術之間游刃有餘,提升對藝術科技的觸覺,以確保新科技符合業界需求。 

    另外,兩個園區可考慮與職業訓練局及其轄下的教育機構保持緊密聯繫,成為院校和業界之間的橋樑,為學生提供實習及就業機會、接軌業界的同時,亦為園區内的公司培育和招攬新晉人才。據筆者所知,職業訓練局轄下的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和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在内容科技及創業產業培訓方面尤為積極,並計劃在不久後推出藝術科技相關課程,算是十分緊貼行業發展趨勢。 

    再者,科學園和數碼港作為大地主,亦有能力分配更多實驗空間和設備予内容科技的研究與開發,譬如科學園可以利用最新落成的數據技術中心,考慮將軍澳工業邨打造成數據科技的聚落點,賦予其更明確的定位,並鼓勵相關的内容科技公司進駐,以產生協同作用。數碼港則更有潛力擴張這方面的工作,皆因數碼娛樂和電競已是他們的重點業務之一。 

    以上提到的建議都是短期内較容易實現的目標,科技園和數碼港現時有超過兩千家科技企業,作為香港創科的代表,他們應不負眾望,更積極主動地推動創新及新興產業,因此扶持内容產業,應該成為策略性長遠發展目標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