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cience & Tech Innovation

香港科研投入是真落後

2016-12-18

撰文: 廖美香 團結香港基金執行總編輯,水志偉 團結香港基金高級研究員

shutterstock_311652272.jpg
港府不宜低估科研投入過低的癥結,須予以正視。

一名政府高官早前在網誌上,嘗試反駁「香港科研投入過低」的論述。他其中一個解釋,是香港沒有軍事研發需要,認為若排除由軍事和製造業帶動的研發開支,我們的科研投入理應接近區內先進經濟體的平均水平。我們認為,港府不宜低估科研投入過低的癥結,須予以正視。

港非國防研發投入遠遜台星韓

外界總有一個想像,研發總投入之中國防佔較高水平,但其實並非如此。據筆者綜合資料顯示(見表):韓國2014年研發總投入佔生產總值4.29%,但是,非國防研發投入佔生產總值4.14%,比例高達96%。新加坡情况與韓國相若,約95%的研發投入與國防無關,非國防研發佔生產總值2.07%。台灣國防研發投入的比重稍高,但非國防研發投入仍佔總研發投入超過八成,達生產總值2.47%。

mingpao.jpg
來源:明報新聞網

數字說明,鄰近經濟體的軍事需要並沒有主導當地的研發活動,減去她們的國防研發投入後,總研發投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仍大幅拋離香港。顯然,香港科研投入過低是一個事實。

重視創新提升製造業

由於韓國、新加坡及台灣對科研投入的重視,她們的科研產業遠遠佔優。正因港府忽視科研,令香港製造業亳無競爭力,削弱至今只有約1.5%。韓國便因科研優勢,成為製造業強國。2014年韓國政府推出一項「製造業創新3.0」計劃,推動產業升級。據報,2016 年韓國政府更大力資助雲端運算業達9.14 億美元,較去年增57%。

台灣方面,半導體製造業享有先進製程領先優勢,加上物聯網及車用電子等智能應用的興起,能滿足國際電子廠商需求,將為台灣出口帶來利好因素。

韓國及台灣的製造業均佔GDP(本地生產總值)約三成。至於人口只有558萬的新加坡,也沒有忽視生產業的經濟效益。2014 年新加坡製造業佔GDP18.8%。今年新加坡政府財政預算案重申企業和創新推動經濟的重要,宣布推出「工產轉型計劃」,以引進科技和創新為重點。

重視香港後工業化

香港官員必須理解:科研投入雖有風險,但不投入風險更大。無論韓國、台灣及新加坡都已意識到科技是帶動經濟的火車頭。韓國對科研投入,因而三星手機的製造創造競爭力,世界聞名;台灣科研的投入造就了其半導體及電腦行業的興旺。

新加坡的市場一如香港般細小,但其非國防研發總投入佔GDP 2.07%,比香港0.74%多。新加坡對科研的重視,令人感到其成就指日可待。她打造智慧城市的表現,已遠勝香港,並正在研製無人駕駛艙及城市災害模擬。

反觀香港政府,似乎對香港科研投入的迫切性仍未着力。儘管香港製造業只佔GDP 1.5%,但不意味着香港整體研發開支不必增加。因為,香港科研及工業界都在推動「後工業化」,包括利用生物科技、新材料、機械人、綠色科技等先進技術,蛻變出先進、創新的產業。

我們認為,香港不從事製造及生產工序,不意味着不去做科研。香港鄰近內地經濟腹地,優秀科研人才可將先進的技術引入內地生產,互補優勢。再說,港府應鼓勵港人把科研理論轉化為商業產品,產品於內地製造,港人在香港負責設計及營銷。

總之,香港的科研投入極低,港府絕不能誤以為與區內其他先進經濟體相若,科研資源無論投到製造業或是服務業都是必須。反之政府應作為先行者,在應用科研上增加資源調撥,包括研資局撥款由12 億元增加至20 億元,並增加500 億元作為研資局的基金儲備,才有望拉動商界共同增加本港研發投入,拉近與其他亞洲「三小龍」的差距。

註1:新加坡國防部預算只標示開發(development)的部分,因此實際的非國防研發投入應比估值稍低註2:台灣國防部指2014年台灣國防預算共27.61%用於研發和購置裝備,這裏假設27.61%全用於研發,因此實際的非國防研發投入應比估值高資料來源:本地生產總值數據來自世界銀行及聯合國;研發投入數據來自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相關政府的國防及統計機構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