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中華學社
2016-12-13

 

中國軍事問題專家、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副主任金一南教授,11月18日在灣仔會展中心以「百年滄桑───從東亞病夫到民族復興」為主題,為400多位香港市民上了一堂生動的歷史課。金一南教授由中國屈辱的近代史,講到近代仁人志士為探索中國出路而犧牲奉獻,又敘述中國共產黨成立,為中國創造一條正確的發展道路,深入淺出,引來現場觀眾掌聲不斷。

基辛格向金一南鞠躬道歉

是次講座由團結香港基金主辦,金教授一開始便指出,今天的中國,就像美國名記者埃得加‧斯諾(Edgar Snow)在《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裏所提及的:中國使多少人得到了名譽;中國又使多少人丟掉了名譽。其中一個因為中國而得到名譽的,便是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Dr.Henry Kissinger)。

金一南講了一個他親身經歷關於基辛格的小故事。他說,有一次基辛格訪問北京,他告訴基辛格,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遜首次訪華時,他還是北京一個街邊小廠的學徒工,早上他搭着22路公共汽車上班,正好尼克遜的車隊經過,107輛車駛過長安街,他因此受阻了50多分鐘。金一南說,他年年被評為優秀員工,雖然住家的離工廠最遠,但上班從未遲到,那天是他上班以來第一次遲到。

「誰也沒想到,基辛格真狠,當時我坐在他側面,他站起來,把身體轉向我,先對我鞠一躬,然後說『現在為43年前那一次耽誤你上班,正式向你道歉』。當時全場錯愕,我也大吃一驚。」金教授說。當時,他記得基金格3天前對國家主席習近平說過的一句話:「真不敢想像,中國和美國能夠在一起討論整個世界未來的前途。」所以,他也跟基辛格說:「真不敢想像,43年前被尼克遜車隊堵在西單路口的一個小學徒工,今天能跟你坐在一起會談,並接受你的正式道歉。」

金一南問自己,基金格為甚麼向他鞠躬?他想了很長時間,想到這是因為他背後是一個強大而崛起的中國。「如果是個衰敗的中國呢?基辛格會一趟一趟往中國飛,會跟你會談鞠躬?不可能的!我覺得如果是一個衰敗的中國,我也早就是一個街邊小廠的退休老工人了!」

金一南引用孫中山先生的名言,「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廢則亡」。指出一個人生命很短暫、事業很短暫,如果能夠把個人事業融入到國家民族的歷史進程中,就會像一滴融入大海的水,永不乾枯。

中國改變了馬克思主義

金教授說,毛澤東思想、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鄧小平理論、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建設的具體實踐相結合,這是中國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100年來中華民族的復興就是一句話:”Marxism changed China and China changed Marxism”(馬克思主義改變了中國,中國也改變了馬克思主義),這就是中國人實踐馬克思主義的合理性。

他指出,近代中國歷經苦難,一敗再敗,衰弱無力達到極致。他舉例說,八國聯軍之役導致1901年簽訂《辛丑條約》,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把「庚子賠款」白銀四億五千萬両的部分賠款返還給中國,1911年成立了留美預備學校,這學校成了今天著名的清華大學。可是老羅斯福卻極度看不起中國,他提醒美國人一定不能像中國人那樣衰敗。

救亡與發展   中國200年命題

金教授指出,從太平天國的洪秀全、鎮壓太平天國的曾國藩、左宗棠、洋務運動的李鴻章、戊戌變法的康有為、梁啟超,以至孫中山、毛澤東,他們都是探索者,他們為了擺脫民族的危亡都在探索,他們也都要面對一個問題,那就是建立一個現代化的民族國家,沒有這個民族國家,中國始終只是一盤散沙。過去的中國就像一間「破茅草房子」,「誰上來就一腳踹倒,我們用樑柱支起來,再上來一腳,又踹倒了再支起來,再踹倒」。

「近百年來的中華民族根本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國人能近代化嗎?能趕上西洋人嗎?能組織一個近代的民族國家嗎?」金教授引用歷史學家蔣廷黻的問題,指出中國共產黨就是為了解決民族的危亡,中國的衰敗而來的。他說:「我們後來的探索是在這些前輩努力的基礎之上的,在最關鍵最困難的時候,共產黨人站出來了,像東北抗日英雄楊靖宇,像37歲英勇就義的李大釗,中華民族總在關鍵時刻,有這樣的人物成為民族的脊樑。」

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949年共產黨建立了新中國。新中國的成立,「是中國共產黨人為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獻上的一份大禮」。金一南表示:「1949年成立的新中國,不但從根源上消除了封建半封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痕跡,而且從根源上清除了一盤散沙的狀態,中國人民被前所未有地動員起來,開創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持續穩定繁榮昌盛,既能完成民族救亡,也能完成民主復興雙重使命的現代民族國家,我覺得這是中國共產黨為中華民族創造的最大的禮品。」

金教授總結說,從1840年到1949年,所有先進的中國人,就是為了「救中國」這三個字,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2050年,是另一個命題:發展中國。前100年歷經坎坷,後100年也走了很多彎路,但是中國共產黨自我更新,在民族救亡和民族復興過程中自己擔當,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存在於中國政壇最大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最後,金教授以下面幾句話結束這場演講:

一、 大國塑造本國安全環境,有兩個條件:一是國力的日漸增強;二是舊國際秩序的逐漸瓦解;
二、 中國愈是不團結,世界就愈感到高興;
三、 國家愈強大,個人愈自由;
四、 對為國犧牲為民犧牲的英雄烈士,我們要永遠懷念,給予他們極大的榮譽和敬仰,不然誰願意為國家和人民犧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