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中華學社
2017-06-01

R_DSC_7075 800.jpg

繼2016年底主講《從百年滄桑到大國崛起》後,國防大學金一南教授於2017年5月11日再次應團結香港基金邀請來港,就「國家、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作專題演講。國家安全戰略專家金教授擺脫理論教學,以國際的大背景和歷史的高度,由淺入深地為我們闡釋了國家、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內容集國際政治、軍事、歷史於一體,說到重要處又不乏有趣例子,可謂精彩絕倫。

國家與文明延續

第一個探討的問題是,什麼是國家。金教授表示,國家與文明的延續有着緊密的關係。在歷史長河中,因軍事失敗導致文明走向衰亡的不勝枚舉,古埃及文明、古羅馬文明便是例子。他解釋:「一個文明不但有文化傳統,還要有戰勝對手的能力。如果這個文明別的什麼都行,就打仗不行,那你這文明難以持久,你要被別人滅掉。滅掉古希臘文明的,是比希臘文明落後的斯巴達;滅掉古羅馬文明的是比羅馬落後的日耳曼。為什麼呢?軍事上你無法抗擊。」

在四大文明古國之中,只有中華文明能夠延續至今。金教授分析,中華文明得以延續的最關鍵的要素,就是國家統一。近代中國經歷了三次戰敗,國家幾近滅亡,差點步上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倫文明的後塵。可是,中華文明最終死灰復燃、鳳凰涅槃,這要歸功於偉大的愛國者。

金教授昂然說:「孫中山講做人最大的事情是什麼?就是要知道怎樣愛國,僅僅是愛國嗎?實際上就是說,完成一種整個民族的生存空間的維護和文明的延續……新中國的誕生使中華文明終於在政治上擺脫了頹勢,跨過鴨綠江使中華文明在軍事上擺脫了敗勢,改革開放使中華文明在經濟上扭轉了劣勢。」

學會維護國家利益

中國近代以來走的是一條險遭滅絕的道路,這是我們跟西方國家的第一個差別。第二個差別就體現在對國家利益的理解之上。用金教授的說法,那就是「我們重關係,他們維護利益」。

他比較了中美的國家利益,中國有六個國家核心利益:國家主權、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國家統一、國家政治制度和社會大局的穩定、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這六個核心國家利益,就是中國不惜以戰爭手段捍衛的底線。

反觀美國,美國並沒有所謂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她有的只是三個永久性的國家利益。她的利益訴求是什麼呢?「第一確保美國的安全和行動自由,全球的行動自由;第二確保獲得重要市場和戰略資源;第三阻止敵對勢力控制關鍵區域,沒有了就這三項。」他接着分析道:「從這三項你就能夠理解美國為什麼要控制世界上16條重要的戰略通道?美國要保障她全球的行動自由和全球重要市場的戰略資源的掌控。她為什麼積極反對我們在南海的行動?就是要阻止敵對勢力控制關鍵區域。」

談到維護國家利益,金教授坦言美國是全世界的典範,值得我們學習。他表示,「我們一定要記住小平同志講的一句話,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最高準則來談問題和處理問題,一直是我們今天要牢牢記住的。我們長期熱衷於關係,我們以後一定要學會維護利益」。

中國全新的安全問題

第三個差別,就是國家安全環境。美國的國家安全環境與中國完全不一樣,「美國人家太簡單了,就與兩個國家接壤。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東面大西洋,西面太平洋,安全環境極其簡單,什麼毛病都沒有」。

相反,在多種矛盾交織下,中國的安全環境份外複雜。這些矛盾包括了周圍接壤濱海國家眾多;周邊地區人口密集;宗教文化差異巨大;歷史現實矛盾突出;多種域外勢力介入;各國發展極不平衡;核大國、軍事大國密集;陸地邊界、海洋權益爭議;各種分裂勢力如宗教極端、民族分裂;社會急劇轉型產生矛盾;肩負地區國際責任,以及面對大國崛起的挑戰。

作為中國當代戰略研究專家,金教授如何看當前的國家安全問題呢?他指出,由於整個國家安全結構起了變化,中國已出現了全新的安全問題。他引用數字解釋說,進出口貿易佔國民生產總值比例,已從改革開放前的5-6%飆升至2016年接近40%。

進出口大循環鏈形成了中國外向型經濟,為保護日益擴大的經濟活動空間,我們要在一個更大的層面維護我們的安全,包括海上運輸通道的安全。「以前毛澤東同志時代就守好領土、領海、領空,敵人只有四面八方進攻才能斬斷我的北煤南運、南糧北調、西電東送這樣的經濟循環鏈路。今天人家根本不用,人家在馬六甲海峽、在巽他海峽,就能夠斬斷你的經濟循環鏈。」

維護安全需要力量

然而,金教授強調,維護安全需要力量,也就是要有完整的國力。國力等於什麼呢?他借用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副局長克萊因的國力方程說,硬實力乘以軟實力等於國力。硬實力是資源、經濟力量和軍事力量的總和;軟實力等於國家戰略加國家意志。

他提醒不要少看軟實力,軟實力能夠成為國力的倍增器。「我們很多人一講實力,有多少資源,國民生產總值怎麼樣,有多少錢,武裝力量多少,幾條航母,多少架作戰飛機。一定不要小看國家戰略和國家意志!如果這些東西不行,還要使你極大地衰減甚至沒有,這就是一個國家完整的國力。」

金教授總結說:「歷史現實交錯疊加,使我們對國家安全和民族尊嚴有更深刻的理解,對維護國家安全有更強烈的期望,我們一定要有效地維護我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