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社會創新

政府招標挺社企 社會回報大

2016-08-30

撰文:      廖美香

政府招標挺社企 社會回報大1.jpg
殘疾人士可因獲得工作而融入社會,實踐個人價值,既能充實生活,又可自食其力,減輕家人的負擔。

最近銀杏館及悠閑閣兩間社企先後接獲通知,未能繼續取得承辦權,引發香港熱烈討論,紛紛批評涼薄之風不可長。事實上,在商業掛帥的香港,政府應帶頭在採購項目引入社會效益評估(SIA,Social Impact Assessment),以緩和弱勢人士的困境,提升他們的就業機會。

政府為採購項目進行招標時,確有多方面須作改進:

可設條件 鼓勵聘用弱勢人士

一、不應只看重金錢回報
雖然政府已一直協助殘疾人士就業,但是政府內部各部的要求往往不一,有時讓NGO無所適從。如同一政府機構如康文署,旗下餐飲場地的競投條件卻不一。不同地點投標有不一樣的要求不在話下;同一地點的餐飲競投條件也每次不一樣。以報價方式競投的價錢也沒有公開。最關鍵的問題是以報價形式競投,文件上的價錢就變成決定性的因素,變相即是政府採購純以金錢回報為準。若政府於採購及招標上也設下一些有關弱勢人士就業的條件,便可鼓勵企業增加聘用他們。如香港海防博物館餐飲部於投標中便規定投標公司僱員中,需要有一半為殘疾人士,而評分機制一半視乎價錢,一半視乎經營技術。

二、考慮社會作用造就多贏局面
政府採購多以金錢為準則,令聘用弱勢社群的企業感到氣餒。政府應牽頭提倡採購要包含「社會影響力」(Social Impact)元素。例如扶康會成立的社企便取得康文署餐飲合約,分別經營香港歷史博物館的香城茶室及香港海防博物館的康姨咖啡室,顯示社企也有一定的管理能力,為殘疾人士提供職場訓練的機會,發揮他們的工作潛能。

政府招標挺社企 社會回報大2.jpg
社福界建議在標書中,投標者可以在增值(value-added)一欄內,寫上對社會所產生的效用

重視社會影響力 不等於偏袒NGO

殘疾人士就業率一旦增加,無論對個人、家人、社會等都帶來極大好處:

對於殘疾人士可,因獲得工作而融入社會,實踐個人價值,既能充實生活,又可自食其力,減輕家人的負擔。原本照顧他們的家人可重投工作,而佔用的庇護工場名額也可騰出,以供其他更有需要人士使用。

對於商界,面對勞動力不足,私企可聘用殘疾人士紓緩人手緊張。即使政府的標書規限聘用一定數目的殘疾人士,私企實際上可向扶康會、匡智會、香港心理衞生會、明愛等營運殘疾人士就業機構或勞工處展能就業科轉介。

無論私企或NGO,只要政府採購關注到「社會影響力」,便能正面影響私企聘用輕微智障或殘疾人士。NGO亦可藉獲標的餐飲場所中,配合有效的培訓及社工支援,逐步協助其他程度更嚴重的殘疾人士就業,發揮更深層次的社會作用。

政府在決定競投時重視項目的「社會影響力」,並不等於偏袒NGO。私企營商經驗豐富,在經營技術、回應市場需要領先;因此,私企與NGO投標依然存在競爭關係。或許有人批評,社企可能是取得「創業展才能」基金或「夥伴倡自強計劃」基金等扶助撥款,才有足夠營運能力。然而,如果在採購上不考慮其「社會影響力」,弱勢人士則持續依賴社會扶助,對他們身心發展以至整體社會都沒有好處。況且,即使社企受到資助,若果管理不善,最終也因不能自負盈虧而受市場淘汰。如果社企持續無法得到政府合約,無法置身商業市場上接受磨練,競爭力會漸趨下降,長遠對社會造成負擔。

創業展才計劃 回報高達7倍

據香港社企先鋒紀治興稱,直至2013年,豐盛社企學會為夥伴倡自強計算其社會投資回報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SROI),政府每資助一元僱用弱勢社群,在九年內得益約4倍;而創業展才能計劃的回報更高達7倍。因此,政府應帶頭支援社企,令弱勢人士得以自力更生。

三、採購如何計算社會作用

社福界建議在標書中,投標者可以在增值(value-added)一欄內,寫上對社會所產生的效用。此舉令政府官員在考慮標書時,不要只着重金錢對庫房的回報,而是對項目抱有「社會影響力」的觀念,對產生社會效益的標書評予更高分數。

如何評分呢?據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張博宇說,社會效益評估只要說明投標項目令多少弱勢受惠,為他們帶來多少收益,能為他們帶來一些變化,生活上作出正面改變,令官員審批時清楚知道項目不只為賺錢,而是抱有社會責任的。盡管一些國家如英國已在推行這種方法,但本港官員及社福界擔心評估費時且繁雜。

張博宇強調,政府採購應關切項目帶來社會作用,不要只以金錢回報為上,開始可先簡單地評估項目有沒有帶來影響,之後才研究如何深入評估其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