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社會創新

與家人的相處時間值多少GDP?

2016-11-22

撰文: 張博宇 團結香港基金高級研究員

在工作最忙碌的一段日子,筆者廢寢忘餐,每天回家,家人都已經入睡。好不容易一家人一起吃一頓飯,突然發覺父親頭髮白了、稀疏了,頓時心裏一酸,甚是難過。 

我們每天努力工作、加班,創造經濟價值,貢獻GDP,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沒有經濟回報,難道就沒有價值?筆者的研究範疇包括透過「社會效益評估」去量度政策的社會價值,從而 使政策更加人性化。用「社會效益評估」去量度筆者與家人的相處時間,絕對有價值,甚至可以用金額去量化這個價值。

20161121poliseeBRY7034.jpg
團結香港基金於今年3月推出《社會創新》研究報告,其中建議政府引入
「社會效益評估」,評估政策的社會價值。

「社會效益評估」在英國相當普及,但香港政府尚未採用。在介紹「社會效益評估」的量度方法之前,筆者先談談香港政府在2013年引入「家庭影響評估」,要求制定政策時,從「愛與關懷」、「責任與尊重」及「溝通與和諧」三個層面去評估。存款保障計劃及強積金計劃等等200項影響民生的政策,都進行過「家庭影響評估」。評估的指標包括,政策能否令家人之間互相照顧、能否保護家人的身心安全等等。

筆者樂見制定政策時,考慮這些非經濟但人性化的指標。不過,現時的評估機制只能判斷政策對家庭「有影響」或「無影響」,但缺乏量化的功能,不能判斷有「多少影響」。「社會效益評估」正好能夠彌補這個缺點。

為何量化如此重要?筆者曾經就「兩蚊乘車優惠」進行研究,發覺不少老人家因為這個優惠可以更融入社會,亦可更多探望家人朋友,生活得更幸福。這個優惠計劃來年的開支需要11億,能否證明計劃的社會價值大過經濟成本?現時的評估機制未能提供答案。

20161121poliseePicture2.jpg

其實,除了兩蚊乘車優惠外,全民退保等政策都有明顯的經濟成本,但如果能夠量化其社會價值,與經濟效益比較,絕對是衡量政策的有效工具,其科學化的計算方法,亦有助減少政策爭議。

不少國家已經要求政策制定時,需要利用「社會效益評估」去計算非經濟的影響,更開始建構一些「社會價值」資料庫,令人對每一項活動的價值一目了然。例如,有美國學者就計算出每行一日山,所創造的社會價值約是265港元。政府可用這些數值與經濟成本比較,作出明智的政策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