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團結香港基金

香港特區20年:回顧與展望

2017-06-12

董建華先生於《南華早報》紀念香港回歸20周年論壇的講話

各位先生、女士,早安!

當此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之際,讓我們回顧主權移交以來的大事,審視現在,而前瞻未來。待我的發言結束之時,大家也許會覺得我極度樂觀,但事實是,我的樂觀是大有理由的。

二十年來的回顧

成功實施基本法

讓我先來談談「一國兩制」的成功實施。無論以哪一種標準衡量,「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都是成功的:香港的法治、自由市場經濟、國際地位,以及我們原有的生活方式,全都保存下來了;而且近二十年來,香港經濟每年錄得平均3.3%的增長,顯示我們的繁榮如昔。

image3_resized.jpg
董建華先生在《南華早報》紀念香港回歸20周年論壇表示,對香港前途的樂觀源於「一國兩制」。

在這方面,我想給大家引用一些數據,世界銀行於2016年10月發佈「全球治理指標」。該報告將215個國家及地區的治理情況,分別以各項指標來衡量,並排出名次。在1996至2015年的二十年間,香港許多主要範疇的排名皆有上升:在「法治」方面,香港從第60名上升至第12名;在「政府績效」方面,從第28名上升至第3名;在「反貪」方面,從第20名上升至第17名;最後,香港的「監管質素」,則從第4名上升至第2名。事實俱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成功,人盡皆知。

「一國兩制」的成功實施,讓香港在推行經濟和社會事項方面享有極大競爭優勢。事實上,「一國兩制」賦予我們一系列的競爭優勢,之於亞洲各地城市,無可匹敵。

讓我予諸位分享一件軼事:我曾不時以個人身份和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見面,就在香港回歸中國之前幾個月,他在會面時對我說,香港真是非常幸運,新加坡若能享有「一國兩制」帶來的那些特別待遇就好了。自那以後,不少中國內地主要城市的領導人也對我說,香港是那麼幸運,他們很羨慕香港因為「兩制」而享有的競爭優勢。

從全國的角度來看,近二十年來我們實施「一國兩制」的成功,實在令香港人極為自豪,因為這是前所未有的努力,是偉大國家的一項偉大事業。

回歸以來的經濟社會發展

過去二十年來,我們的GDP以年均3.3%的速率增長;考慮到香港遭遇了1997及1998年的幾次亞洲金融危機、2003年的沙士疫症,還有後來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顯然這段期間我們表現不俗。

但我們也必須承認,香港在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領域內仍面對難題;全球化趨勢和新科技急速進步,已造成日趨擴大的貧富差距。這是許多實施自由市場經濟的發達國家的共同經歷,香港也未能倖免;香港的房價急升,使這一情形更趨嚴重。至於香港的青年人,他們不僅要忍受高昂的房價,而且要面臨在社會上難以晉升的困境。

各位先生、女士,現在讓我們轉移目光,看看將來的前景。

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勢必會持續,因此我們的長遠之計,必須是更加善用「一國兩制」給予的競爭優勢,拓寬我們的經濟基礎。

香港是個金融中心,在亞洲的地位,可媲美於美國的紐約、歐洲的倫敦。中國經濟的繼續增長,甚至全亞洲經濟的繼續增長,將為香港金融服務業帶來日益廣闊的機會。

例如,當今中國已是全球各地大宗商品的最大買家,香港本來可以——也應當——成為大宗商品交易的融資中心,但目前發揮這一功能的是倫敦和芝加哥。人民幣正逐步轉變成國際貨幣,在此方面香港也可以發揮重大作用。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將帶來開設人民幣債券市場之類的其他良機。香港需要靠一己之力,在上述範疇摸索中國的未來需求。香港奉行「一國兩制」,因此能夠在法治和嚴格金融監管制度兩方面維持崇高聲譽,贏得國際金融界的信任。

另一個例子:1997年之前,常有人將香港稱為「東方荷里活」;當年本地電影的觀眾包含港人、台灣人,還有海外華人,香港電影的觀眾多達三、四千萬人,但從那以後香港電影業就進入了冬眠。幸好再過一兩年,在人口多達14億的中國大陸,電影票房收入將會高居世界第一;屆時,香港借助「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和「一國兩制」的好處,本地的電影業將迎來復甦的大好機會。

一路向前,「一帶一路」的創舉將為香港帶來前所未見的新機遇。例如,這「一帶」和「一路」沿線的許多國家,有為基礎設施而投資的巨大資金需求。在融資的起始階段,資金極有可能來自政策性銀行,但基礎設施的工程逐漸展開後,香港這個聲譽崇高的國際金融中心,將可憑藉其優越的地位,以首次公開招股方式,或發行長期債券,為工程提供融資。

中國另一個偉大的新舉措,就是建設包含廣東–香港–澳門三地的「大灣區」。該區是中國一個屈指可數的富庶之地,那裏的科技及創新產業興旺發達,中產階級興起而帶動消費市場旺盛,而且擁有強大的工業基礎。這個大灣區計劃的漸次實施,將帶給香港極好的機遇。

上述的經濟發展,將加快我們的經濟增長,也創造新的就業職位,其中許多將是服務行業的高端職位。我深信,在所有這些經濟發展中,香港都能夠順利競爭,因為我們受益於「一國兩制」,享有競爭優勢。前路上的這些機會,我們應緊握勿失。

接下來,讓我著重談談香港面對的兩大難題,即房屋和土地供應問題,以及教育問題。

房屋與土地供應

每一個港人心中關注的首要事項,就是房屋問題。我們必須推行前瞻遠見的房屋政策,為市民提供可堪起居、且財力可及的居所。因此,我們當務之急是克服土地供應短缺的困難。據估算,今後15年內必須建造60萬個住宅單位,因此必須動用現有的可建築土地,加上尚待填海而造出來的土地。大規模的填海造地計劃,不但將使房屋緊缺的形勢得以紓緩,而且將為香港經濟的各行業創造新的職位空缺。我們也必須留意:房屋不僅要讓人買得起,而且室內活動空間不可太狹窄。香港人民應當生活得有尊嚴。

教育問題

世界急速變化,且中國內地發展猛迅,我們對下一代的教育必須改進,以作因應。

具體而言,當今世界上科技發展如此迅速,對人類生活各個方面的影響如此深刻,所以無論下一代人心中所期許的生涯道路是什麼,我們都必須為他們傳授電腦科學、物理學、數學、工程學等科目的基礎知識。然而,迄今我們在這方面的教育仍有不足。

過去二十年來,中國的經濟猛迅擴張而成就輝煌。1997年,香港的經濟規模在全國經濟中所佔的比例為18%,但到了2016年末,這一比例僅剩3%;全世界仰望中國的成功,渴望擁抱這一股興起的大潮,我們也必須緊隨。我們必須有緊迫之感,要喚醒下一代認清近在自家門前的巨大市場。為此,必須使我們的青年人加深瞭解中國文化,以及中國歷史,尤其是近一百五十年來中國發生的事。

不幸的是,我們的教育政策缺乏遠見,整體上的教育投資不足,致使我們面臨更大的困難。在香港,我們時常聽人說起青年人難以在社會中向上流動,其根源就在於對教育的投資不足。我們必須認清:教育的開支就是對未來的投資。

各位先生、女士,我們應做的事不能盡數。許多朋友說我太過樂觀;他們感到悲觀,部分原因是在社會上看到。我們的社會太過分裂,有太多的既得利益者阻擋進步;我們的政府官僚習慣於聽任市場力量主導經濟,無法應對其他不同的發展模式;我們的立法機關分裂為多個派別,令政府很難應付;太多的新聞帶有偏見、造假,令人看不清問題真相;最後,他們問道,對於「選舉民主」,我們的看法究竟是甚麽?

對所有的這一切,我要如此回應:香港社會上或許有分裂,但一個開放的社會中有許多不同意見,乃是十分自然的事。但是,我認為,經過多年停滯,大多數香港人是想要向前邁進的,絕大多數人是擁護「一國兩制」的,而贊成獨立或反對「一國兩制」的人極少獲得民眾支持。公務員已成為責怪、批評的目標,但我相信許多稱職而忠誠的公務員會回應人民的呼聲,會接受有力的領導。我相信,即使是立法局委員們,也會明白大多數香港人民已經厭倦了阻撓議程的「拉布」,而認真要求看到一個建設性的、進步的立法局。至於新聞傳媒界,我只能求上天保佑。

說到推動民主,我們本來有機會在2017年的上半年將全民普選推進一步,但不幸的是這遭到泛民主派的否決。當前的社會過於分裂,找不出前進之路。其實,依我之見,我們應把精力集中於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我先前說過,我們已無時間可浪費了;今後幾年內,要緊的是一心一意做好這件事。

對於香港的青年人,我要說的是:你們的前途就在香港,你們的前途與「一國兩制」並存。假如你們尚未認識中國的歷史和文化、當前在中國發生的事,那麼你們真的必須開始去認識。你們只要獻身於香港和中國,那就不但能實現個人理想,而且會因為自己與香港共同發揮作用,促成中國的復興,從而獲得參與一件偉大而有意義事業的滿足感。

我感到變化即將到來,致使樂觀的理由更充分。對當今充斥於社會的消極現象,香港人民已感覺厭倦,而渴望邁步向前。 

在結束發言之前,我要藉此機會,向今天也在座的梁振英先生表達謝意:感謝你的傑出的服務,感謝你堅定不移維護「一國兩制」。在梁振英先生領導下的五年中,真的已在多方面出現很大努力,成果可見於土地和房屋供應、教育、醫藥衞生、科學和技術、援助弱勢群體,以及應對社會老化帶來的種種難題,等等。

然而我們也要承認,要使公共政策收效,仍需要時間;但儘管仍有出自政治動機的阻力,在上述幾個領域中,進步的基礎已經奠定。在梁先生的五年任期之內,香港的家庭每月收入中位數之年均增長率達到4.9%,高於該數據的20年平均值即1.8%,這應當歸功於梁先生。

我的發言即將結束,請讓我告訴大家,我對香港前途樂觀的最大理由何在。幾個月之前,我們為誰人擔任下一任特首作出了正確的人選;從7月1日開始,林鄭月娥女士就要領導我們前進了。我深信,她是一位明智、盡職、有遠見的領袖,她有能力、不辭辛勞,獲得香港人民和中央政府的信任,完全具備條件應對香港的眾多難題。讓我們祝願她獲至高無上的幸運,讓我們竭盡所能,來支持Carrie!